EN | 中文
與眾不同沈國軍——《中國慈善家》2015年11月封面故事
發布時間:2015-01-16
閱讀次數:3961
來源:中國慈善家雜志專訪

20151118082417_75189.jpg

中國慈善家》2015年11月刊封面


銀泰集團董事長沈國軍開始“不務正業”了。除了在商業上運籌帷幄,這兩年,他以更鮮明的積極姿態參與公益慈善。這一點,越來越像他的摯友、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唯一不同的是,沈國軍更加低調。提及他的創新公益,他至多會說“還在摸索”。


沈國軍言語凝練,節奏平穩。不說話時緊閉雙唇,眼眉很少傳達信息。這與外界對他的印象一致—謹慎、內斂,有些神秘。接受《中國慈善家》雜志采訪,面對攝影鏡頭,他像出道多年的演藝明星,隨便幾個姿勢,便亮出中國一線企業家群體中少有的時尚風度。


沈國軍的與眾不同,兼具神秘與鮮明兩種特質,除此二者,便是求新。 


他曾對他的浙商友人說,企業家的最高境界是慈善家。這幾年,他超出傳統公益慈善,著手栽培“奇異花草”,同時不聲不響地籌劃為這片草木開拓邊界,再造新生態。


最近幾年,沈國軍?,F身公開場合,鮮明依舊,卻也神秘依舊。打造智能物流平臺、成立公益基金會、培養社會公益管理高端人才、涉足環境保護、啟動農業扶貧項目……這些零散的表面信息讓外界摸不到頭腦,沈國軍究竟要干什么?


布局


沈國軍正在織一張很大的“網”,但他此前從未系統描述這張網的形態。


他有改變命運的強大愿力,也有成功者必備的堅韌與才智,從銀行職員到一線企業家,他抓住機遇,創新求變,終獲成功。但商業成就只滿足了那個遙遠的沈國軍,創新求變這一本能反而成了他不變的目標。除了參與可以影響更多人的社會創新,還有什么能讓成功企業家更為心動?公益,豪無意外地,成為沈國軍施展抱負與才能的另一個舞臺。


他說,“我始終想做一些新的東西?!?/p>


2013年5月,阿里、銀泰、復星等企業聯合組建菜鳥網,沈國軍是首任CEO。菜鳥起飛兩年,這只會飛的新物種究竟有何樣羽毛,又要所向何處,外界仍看得云里霧里。


2014年3月,銀泰公益基金會(簡稱“銀泰基金會”)注冊成立,操作自有項目、對外資助并駕齊驅,公益教育、環境保護、孤殘兒童救助、近現代史研究四大領域各有側重。


三個月后,沈國軍代表銀泰集團、銀泰公益基金會現身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對外宣告與北大合作設立中國首個社會公益管理碩士專業,并在次年9月設立北大光華銀泰公益管理研究中心(簡稱“公益研究中心”)。



今年4月初,他與馬云、馬化騰等企業家朋友共同成立桃花源生態保護基金會(簡稱“桃花源基金會”),并任董事局執行主席。


緊接著,6月4日,他給銀泰商業全體員工發出公開信,文末提及新業務“銀泰農業發展”(簡稱“銀泰農業”),但并未對此作進一步交代。接受《中國慈善家》專訪時,沈國軍說,銀泰農業在河北的商業扶貧項目即將簽約啟動,未來“可能會不斷投入,算一算,估計超過上百億”。



這些并無太多關聯的事情背后,邏輯是什么?


2014年年中,他提出新主張—共享價值,這一理念被哈佛商學院寫成教案。這是他對社會發展與商業文明思考多年得出的成果。他想摸索一條路徑,整合商業價值與公益價值,讓公益如商業般高效,也讓商業更具社會效益,二者相融,互有彼此。


以此為針線,一番穿引,沈國軍的這張網輪廓漸顯。


社會公益管理高端人才項目是為突破中國公益慈善管理低質低效之困,公益研究中心則將從模式、規則、制度層面提供未來行業改革和建設的依據。這是中國公益慈善發展面臨的兩個主要障礙,沈國軍要以此解決基礎問題。


與此同時,他開始實踐共享價值的模式創新。


菜鳥展商業羽翼,目的地是打造物流跟快遞的數據平臺,“提高管理水平和效率,優化資源配置”。銀泰農業以公益為目標,試圖用商業模式進行農業扶貧。桃花源基金會則為環保引入商業思維之水,養生態之魚。


這些項目被分別劃分在商業、公益范疇,但都同時具備商業與公益雙重特征。


沈國軍此盤布局環環相扣,之于商界與公益界,無疑讓未來有了更大想象空間。之于沈國軍操持的具體事業,公益人才培養、理論研究、智能物流、農村扶貧、生態保護或將彼此依托,互為支撐,同時,也有可能發展出更多外延。


他說,“高效利用資源,是一個企業家必須要每天思考的問題?!?/p>


打向痛點


2008年汶川地震發生后,沈國軍及銀泰共捐款1000萬元救災。后來他很失望,“捐了以后不知道怎么使用的,再也沒有(反饋)消息了?!?/p>


此后幾年,屢有公益組織、公益人曝出丑聞,中國公益慈善組織公信力頻遭非議。沈國軍意識到社會公益管理高端人才缺乏和政策制度障礙已是中國公益發展的最大痛點,要改變現狀,就必須從根本上入手。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幾年,商業兇猛發展,從整體上看,相比于還在起步階段的公益組織,商業機構管理上更為高質高效。沈國軍想把商業人才轉化為社會公益管理人才,為公益界培養一支特種部隊。

他觀察行業,醞釀了三四年,決定與高校合作。


2014年3月,馬云到北京大學演講,沈國軍與時任北大校長王恩哥相識。三人端起茶杯,沈國軍拋出想法,王恩哥聽了很感興趣,馬云也要支持。沈國軍干脆提議馬云做特聘教授或名譽理事長,馬云當即應允。


不到三個月,北大光華管理學院阿里巴巴報告廳里,銀泰集團、銀泰基金會、北京大學、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四方正式簽約。項目由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和銀泰公益基金會共同管理,設立理事會和教學委員會,馬云和王恩哥擔任榮譽理事長。除學費外,銀泰方面將承擔所有辦學費用,包括科研、師資、獎學金等,并作長期投入,以鼓勵學生畢業后從事待遇普遍偏低的社會公益類崗位。


該專業教學內容以MBA學科體系為基礎,融入公益行業相關議題,如公共政策、社會責任、社會創新、社會企業、投資及NGO組織及項目管理等。


在國內,此社會公益管理碩士專業為首創。即便在國際上,在商學院舉辦社會公益管理碩士教育也并不多見,僅在美國有兩家類似項目,分別是南加州大學馬歇爾商學院的社會企業碩士項目和圣母大學門多薩商學院的非營利管理碩士項目。


包括馬云在內,比爾·蓋茨、李連杰等人也受邀擔任榮譽教授,哈佛商學院教授孟睿思(Chris Marquis)、麻省理工學院教授王瑾等近10位教授、學者擔任學界客座教授,同時邀請牛根生、郭廣昌、王兵、王健林、曹德旺、李勁等國內一線企業家和公益人擔任業界客座教授。

如此強大陣容,沈國軍是要“打造中國公益界的黃埔軍?!?。


“我希望這些學員今后能成為中國公益慈善界的中堅力量,改變中國公益慈善現狀,推動制度改革?!鄙驀妼Α吨袊壬萍摇酚浾哒f。


該專業招生目標是具有3-5年工作經驗、立志投身公益事業及相關領域的優秀人才。為了避免“低學費高學位”成為學員謀求在商業領域內晉升的“超值跳板”,項目設置了嚴格的錄取制度和程序,學員材料審閱過關后,還要進行兩輪面試,每輪面試都有三個面試官。


去年10月,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完成大陸地區的錄取工作,首批申請者有600名,最終錄取27人,他們來自金融、教育等不同領域,其中一些學員有公益組織工作經歷。


除了桃花源生態保護基金會,未來還有愛佑慈善基金會(以下簡稱“愛佑”)和比爾及梅林達·蓋茨基金會等更多公益組織也將為該專業畢業生敞開大門。


2015年9月15日下午,該項目在北大光華管理學院舉辦了開學儀式。兩年后,中國首批公益碩士將正式進入公益組織。


建立公益人才池的同時,北大銀泰公益研究中心也掛牌成立。


沈國軍所憂心的是,中國公益組織相關稅收、社會組織相關管理規則等均受制度所限,公益慈善發展束手束腳,民間組織不得不畏首畏尾。要改變現狀,除了“解套”,別無他法。這是該研究中心的首要放矢之處。


填補空白


如公益碩士項目一樣,沈國軍更傾向于填補空白地域,或抓住正在成長中的事業推動立項。


他對中國近現代史興趣濃厚,而國內史學界對此段歷史的研究并不充分。他告訴《中國慈善家》記者,“政治因素我們不去評價,但這段歷史客觀存在,放在更長的歷史時空內,我覺得非常有必要去做一些推動?!?/p>


銀泰公益基金會成立后,借鑒斯坦福大學東亞圖書館、日本東洋文庫等范本,啟動了“中國近現代史研究計劃”。該項目不依附任何學術機構和研究機構,以基金會支持專業學者的形式推動歷史研究,這在中國還是新嘗試。


銀泰公益基金會工作人員告訴《中國慈善家》記者,該項目調研、立項、實施過程中邀請了國內外各方學者擔任顧問委員,力圖做到多元化,不囿于一種觀點和角度。


“銀泰搭建平臺,專家學者可以申報課題,比如某個歷史學者對民國的法律、外交、經濟感興趣,或者對二戰的某次戰役感興趣,都可以申請研究經費?!?/p>


沈國軍說,銀泰基金會最近在對一些抗戰老兵做搶救式專訪,以口述歷史的形式做視頻記錄?!霸瓉睃S埔畢業的,包括‘二戰’老兵,還有一些將軍都90多歲了。我們搜集這些珍貴的歷史資料,將來會向社會共享?!彼f,如果資料足夠豐富,不排除將來建一家博物館。


“我們想長期、專業地做下去,至少做個十年、二十年。以后這段歷史如何表達,如何評價,交給專家,我們不管。我們負責把這些資料保存好?!?/p>


沈國軍愿意擺弄新模式,那是因為世界無時無刻不在新生力量推動下向前發展。但“新”是有時效的,它要求嘗新者要反應迅速。時機一過,新生便可能作古。沈國軍作為商海中嗅覺敏銳的成功者,早已練就迅捷身手。


2004年,《基金會管理條例》頒布施行,民間注冊公益組織正式開閘,沈國軍成為動作最快的企業家之一。這一年,他與多位企業家共同發起愛佑慈善基金會,并任創始理事。


千禧年剛過,河南艾滋病村被媒體頻頻曝光,愛佑甫一創立,聚焦的便是兒童艾滋病救助方向。但愛佑作為一家民間非公募基金會,想要介入難度太大,沈國軍很無奈,“原因很多,愛佑去河南,都被人家趕出來?!?/p>


愛佑隨之調整方向,發起“愛佑童心”(先心病孤貧兒童救助)等項目,與全國范圍內有能力進行先心病手術的醫院合作,如今已救治患兒近3萬名?!斑@是全球規模第一的先心病孤貧兒童救助項目?!?/p>


當愛佑的先心病兒童救助模式日趨成熟,更多組織、機構也相繼介入該領域,沈國軍和銀泰基金會繼續對愛佑相關項目進行支持,同時他也開始注意其它有待推動發展的領域。

“必須要做不一樣的東西,我們不能一哄而上,否則效率很低?!?/p>


2009年1月,沈國軍乘破冰船到達南極大陸,在那塊新鮮之地,他跟舊歷除夕作別,與都市的車水馬龍人情世故斷絕往來足有22天。白天,他置身這個星球上最自然的冰雪里,夜晚,他被古羅馬皇帝馬可·奧勒帶入《沉思錄》。期間,他寫了9萬字隨筆。


歸來,沈國軍加入了大自然保護協會(The Nature Conservancy,TNC),任中國區理事。2011年,馬云與沈國軍等其它中國TNC理事共同發起中國全球保護基金(China Global Conservation Fund,CGCF)。這群從前只有心力顧及自家后院的中國企業家們自此將公益做出國門。


截至2014年底,CGCF已經為14個全球優先保護項目提供了資金支持,地域涵蓋非洲、美洲、亞太、加勒比等大區。


2011年9月5日,馬云、沈國軍等企業家發起成立四川西部自然保護基金會,隨后將國外早已成熟的“社會公益型保護地”生態保護模式落地中國,與TNC合作,在四川老河溝生態保護區以委托管理、流轉方式,獲得了區內1.1萬公頃國有林、集體公益林為期50年的保護管理權?!爱敃r這幫理事總共捐了兩億多元,基金會現在把七十年的管理權要過來了?!鄙驀娬f。


今年,沈國軍再進一步,由他提出并主持落實的桃花源生態保護基金會成立,馬云與馬化騰任聯席主席,沈國軍任執行主席。他想參考國外私人購買,再委托社會組織管理生態保護區的模式,給中國提供新思路。


20151118082539_67714.jpg



以變為恒


沈國軍并不只是外表時尚,他絕非墨守陳規的跟風者,甚至從不在成熟模式上過多糾纏。他雖話少,但“創新”總是他口中含著的詞匯。


創新即變化,是讓自我有別于其它,更是讓新我區別于舊我,它有時生于靈光乍現,更多時候,孕育自長久積淀。


能在商業取得今日成就,讓沈國軍最為自信的,就是銀泰的創新能力。1998年第一家銀泰百貨(杭州武林店)創立時,沈國軍便決定“做與眾不同的百貨零售商”?!拔乙筱y泰的任何行業、任何產品跟別人不一樣,必須創新、與眾不同?!彼偰茏プ∵m當時機變換新姿態,并在多數時候,讓自己占據有利位置。


創新求變,已是沈國軍不變的追求,而這種能力,同樣是公益所需?!坝脛撔碌乃季S去做公益,這是我對銀泰公益的一個整體要求?!?/p>


在中國,因現行土地政策等復雜原因,自然保護區管理權向來由政府掌管,至于人力物力投入是否充足,能否落實責任、管理到位,真正讓生態得到保護,那則另當別論。


2012年,一紙合約讓四川老河溝生態保護區轉型為“社會公益型保護區”,協議約定,政府補貼資金仍然由原權利所有人所有,管理方不得將林權用于抵押、融資等非保護業務相關的活動。


對于中國來說,“社會公益型保護區”是個新物種。在不變更土地所有權的前提下,管理權從政府移交給民間,把專業的工作交給更專業的民間機構,本質上,是政府的放權行為。這種管理方主體的變更,無疑會給老河溝帶來質的改變。


“我們請生態專家進入保護區,很多年輕的博士,一待就兩年三年的。做大熊貓保護、金絲猴保護等等,整個的生態保護?!鄙驀娬f。


老河溝是片林場,當地居民原本多以打獵砍樹為生,甚至還有違反國家禁令的采礦生意。公益機構接手管理后,當地居民和林場職工開始轉行,“砍樹打獵采礦改成看山護林防火,給你發工資,上班?!?/p>


同時,鼓勵并支持當地居民發展多種生態農業,如養蜂、生產豆干、做臘肉等?!斑@些農產品全是有機的,價格更高,但理事們基本上一搶而空,就在微信群里面,有時搶都搶不到。內部就消化掉,外部更買不著。去年就光蜂蜜就賣了兩百多萬?!鄙驀婎A計,明年保護區便可達到收支平衡。


沈國軍將桃花源基金會定位為四川西部自然保護基金會的升級版,同時在深圳和香港兩地注冊。深圳桃花源負責中國大陸業務,香港桃花源負責海外業務。相比之下,它更專業,更系統,視野更開闊,模式更大膽,且更具改變舊有形態的創新基因。


不久前,馬云成了“自然保護買家”,他在美國買下布蘭登公園(Brandon park)自然保護地所有權,該保護地面積約為113平方公里。他希望“布蘭登公園”能夠作為紐約治理霧霾的歷史標本和范例進行研究。


在“保護地役權”限制下,馬云不能在保護地進行任何有悖于生態保護的商業開發行為。沈國軍說,布蘭登公園將以“土地信托”形式,委托給桃花源基金會管理。他對這種私人買地,再委托給專業機構管理的模式很感興趣。


靠理事捐錢進行生態保護,沈國軍覺得有局限性,他希望看到更多企業家、富豪家族介入,基金會可以只負責對生態保護地提供專業管理。


“未來誰買了地,這個地方就是某某保護生態區,我來幫你管,管到什么程度?管到像老河溝一樣,土地所有者不用再掏錢?!彼约焊袊@,“企業家做公益還是很有意思的?!?/p>


但面對中國現行土地政策,想通過桃花源基金會在中國復制該模式,他自知難以完美實現。


“在美國買地是永久所有權,通過家族信托可以傳下去。但中國只有70年使用權,這是最大的障礙?!彼粯酚^,但也并未表現出消極,“很多問題暫時無法解決,我們也只能一步一步走。所以中國大陸的部分,會延續老河溝的基本模式,先做七十年。有些政府委托項目,我們可以先管起來?!?/p>


沈國軍說,桃花源基金會正在跟吉林白城一塊丹頂鶴濕地談合作?!斑@就對接上了?!?/p>


20151118082448_32076.jpg

北京銀泰中心開業儀式


欲引商業活水來


用商業手段解決貧困、環境等社會問題的社會企業和社會投資,是全球社會創新的潮流。沈國軍一出手就是大手筆,銀泰農業未來將投資超百億,在河北整治耕地,建立現代農業園區,打造一家平臺式的社會企業。


“用商業理念做公益,這在未來會成為主流,至少在我們這些企業家圈子里,大家對此已經越來越有共識?!鄙驀娬f。


按沈國軍的描述,銀泰農業的公益屬性較菜鳥更為明確?!巴耆枪娴陌l心,商業的模式?!?/p>


2014年,沈國軍跟馬云到河北為菜鳥洽談商業合作,聽河北省政府官員介紹當地經濟發展情況,讓他大為驚訝?!疤猩絽^估計還有兩百多萬貧困人口!離北京這么近的地方?!?/p>


“當地領導很重視,跟我們聊了農業扶貧這個事情,也提出來通過新的一種方式來做,不只是簡單的捐款?!蹦侵?,沈國軍一直思考最佳切入點和某種更為妥當的扶貧模式。


今年年中,沈國軍與該官員再次見面,對方跟他提及當地農業產業園區、觀光農業的開發,沈國軍決定帶隊考察。


此行進村,他“聽到和看到很多東西”,特別感興趣的是,“當地的農業、產業的開發,讓農民收入提高大概兩倍到三倍?!鄙踔廖艘恍┩獬龃蚬ふ叻掂l。


回來后,他決定結合扶貧,在河北省太行山區貧困人口比較集中的地區進行農業產業園區開發。


沈國軍為該項目設計了整體架構——“土地整治+現代農業園區”。


河北境內太行山區主要地形為荒山緩坡,土壤質量低,缺少大塊耕地,且缺水,嚴重限制當地傳統農業發展。加之交通不便等其它復雜因素,使得該地區經濟一直落后。


“我們計劃投資把荒山緩坡做一些改造,提升土地質量等級。比如原來這塊地只能種核桃樹,我們對它進行一些整治,讓它適合種植更多品種。再比如引進作物和先進的滴灌設施、技術?!贝送?,沈國軍還打算在當地完善諸如道路、橋梁等基礎設施建設,以便該項目擴大規模。


他并未打算單打獨斗,除了馬云表示要支持,沈國軍還要將此項目打造成平臺,讓農戶、農業創業者以及外來農業企業、農產品客戶、觀光游客都能通此平臺進行對接。


“假如可以在網上賣農產品,未來跟阿里、騰訊在互聯網的銷售方面以及今后在物聯網技術上面,我會全程去做一些安排。我們下一步要往這個方向去做?!睋伺袛?,河北貧困山區未來也很可能成為菜鳥的落腳點之一。


整治土地,引進新技術、新作物、硬件、互聯網、物聯網,對接一切可對接的資源……沈國軍幾乎想在當地建立起一整套商業模式,這聽上去有些難以置信。


至于投入和產出是否理想,沈國軍說他還未細算?!拔覀冃膽B非常非常明確,首先把這個事情當成公益,但過程中要用商業的理念、管理手段來做,目的是可持續。捐一個億,分了、吃了、用了,就沒了?!?/p>


不出意外的話,該項目會在近期簽約。


沈國軍會如常鮮明,如常神秘?;蛟S不用多久,他便又會再做創新之舉,這是他的與眾不同之處。屆時,重新憶起他的共享價值理念,或許會消解一些疑惑與訝異。


注:本文來源于2015年11月刊登于《中國慈善家》的文章,作者白筱,題圖攝影尚文


在承德赚钱 山东十一选开奖结果图 河南11选5规则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单选 上海时时彩官网开奖 股票论坛排行榜热帖 股票涨跌与统计学 浙江11选5胆 浙江11选5彩票官方攻略 宇通客车股票行情 排列五专家推荐最准确